逝于九月

奶茶才是人间正道!!!

【冯库】毒蛇

即兴产物,别带脑子看,很ooc

本文库洛姆机体为弧光

******

    “滴答,滴答”


    水珠滴落的声音与构造体轻微的呼吸声演奏出一首交响曲。

    潮湿的地下室水珠一滴又一滴的掉落,与暗处受伤的库洛姆流出的循环液各自形成曲折的河流,再相互融合,形成一个小水洼。


    锁链禁锢住了他的四肢,脖颈同样被其勒紧,冰凉的触感令人想起身为冷血动物的毒蛇。

    躯干上的锁链缠绕着,精瘦的腰部被包裹住,毒蛇占领着自己得手的猎物。


    磨损的圣艾尔摩被随意的扔在角落,与主人的落魄与狼狈相呼应。


     黑暗与冰冷是他在这的伴侣。


    这是库洛姆被囚禁在地下室的第三天。



    三天前。


    在库洛姆的带领下,突击鹰小队按照任务在红潮可能出现的区域进行勘察。


    在勘察过程中,升格者悄无声息的领率众多感染体包围了他们,当察觉到反常情况时为时已晚。


       神威受到了升格者的重创,卡穆与万事比起来负伤稍轻,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作战水平与推算能力。连一向谨慎细致的库洛姆机体上也遍布伤痕,缓缓流出深红色的循环液。

   来的路已被封锁,无奈之下只能强行突破包围圈,残忍的杀出一条血路。


        “你们先行隐蔽,掩护着神威撤退,尽快联系上空中花园,我来引开这些感染体!”

    “队长你怎么办!”

    

    “我会尽快与你们会和!”


    为了队员安全撤离并吸引火力,库洛姆用圣艾尔摩制造出巨大的声响,武器与感染体之间的摩擦在空中形成闪耀的电光,让多数感染体的首要攻击目标变成自己,再立即转身逃离。


    引诱着感染体群跑出原来的地点十公里开外,直至一条荒废寂静的街道。


    ——猎物已踏入狩猎场。


    库洛姆在逃离时发现,原本指挥感染体的升格者们早已消失不见,这正是反击的机会。

    

    确认跑得足够远后,库洛姆立即停下脚步,转身闪进感染体群中。


    挥舞着圣艾尔摩,在一个又一个感染体之间穿梭,制造出无数道电光麻痹感染体,用锋芒斩下它们的头颅,用镰尖刺穿它们的机体。


    一片又一片的感染体倒下,最后只留下一堆又一堆的机械尸骸与借圣艾尔摩撑着站于其之上的库洛姆。

    纯白的袍子被大量的循环液溅染,沾上令人惊心动魄的鲜红,几滴循环液甚至喷溅在他的面庞上,在迷幻的黄昏的映照下有着别样的风情。


    圣艾尔摩因使用过度导致的破损,握着武器的手微微颤抖表现出的体力不支与视线的模糊,这三者让库洛姆明白以自己的机体情况能撑的时间不多了。


    ——猎物已经疲惫不堪。


    他再次快速移动起来,又调出终端的地图查看自己与小队汇合点的位置。

  

    必须马上赶回去与卡穆他们会和。

 

    意识海闪过这个念头时,空气中弥漫的帕弥什浓度忽然急剧上升。


    库洛姆立刻进入警戒状态,警惕的扫过自己能看到的每一处角落。 


    身边除了以解决掉的感染体尸骸什么都没有。


    升格者?不,升格者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可以使帕弥什浓度高到如此境界的地步,连自己经过特化的逆元装置也只能在这个浓度中勉强撑住。

 

    那么只有……


    ——猎物已经发觉毒蛇的存在。


    “哒、哒、哒、哒......”

 

    像是验证库洛姆的猜测一般,清脆的脚步声响彻在这条寂静的街道里。


    似乎是在自己的后方。


    库洛姆皱皱眉,没有丝毫犹豫的拎起圣艾尔摩拔腿就往声音的反方向跑。

    他当下糟糕的机体情况不允许再做胜率本就渺茫的战斗。

    

    库洛姆快速移动着,边在意识海推算,边扫描周围的地势,寻找合适的遮掩物隐藏。


    “哒、哒、哒、哒......”


    脚步声并没有因为自己快速移动而变小,像是缭绕他身边一样,不论他跑到哪都听得一清二楚。

    ——毒蛇从不肯放弃自己即将到手的猎物。

    

    库洛姆闪进了一家废弃的商店,躲在柜台后。


    这次不同,当他躲藏起来后,脚步声便愈发靠近。


    “哒、哒、哒、哒....”

    

    脚步声不紧不慢的朝他躲藏的位置走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库洛姆的心上,每走一步都会使他越发紧张。

 

    “哒”,脚步声突然停止。


    库洛姆将身子紧贴柜台,手中握着圣艾尔摩,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因声音被发现。


    夕阳下,代行者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金黄色的光线延伸进店铺,影子被看得一清二楚。

    他与他近在咫尺。


   当库洛姆已经决心冲出去与外面的人决一死战时,脚步声再次响起。

    “哒、哒、哒、哒......”


    脚步声向相反的方向远去,声音愈发减弱,最后归于平静。空气中帕弥什的浓度也缓缓降低在了正常数值。


    ——但毒蛇恶劣的性情使他决定戏弄猎物。

   

    他没有被发现,这一想法使库洛姆呼出一口气,因紧张与恐惧所冒出的冷凝液顺着脖颈流下胸膛。


    但拥有作为构造体两年的服役经验与作为精英小队队长的慎重的他,绝不可能这么容易松懈。


    代行者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除掉自己的机会。

    库洛姆再次进入警戒状态,调高听觉接收器的灵敏度,全神贯注的倾听外面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月亮爬上天空,在深蓝的星夜中散发自己的光芒,同时也照亮了荒芜的街道。在月光下的街道仿佛蒙了一层纯白的纱,连感染体的尸骸都显得更加柔和,却体现出某种莫名的哀伤与叹惋。

     ——作为经验丰富的狩猎者,毒蛇有着足够的耐心。

    

    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

    库洛姆谨慎的在柜台后探出头,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此时地球上北半球正值冬季,街道仍空无一物,只剩下凛冽的寒风在街上横行,一切都是那么无动于衷。


    看来那位代行者真的离开了。

    这个信息使库洛姆真正的放松下来,躲藏于柜台后的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袍子上沾到的灰尘,握着圣艾尔摩走出商铺。

 

    ——猎物已被错误信息诱导。


    库洛姆跨出门的一瞬,意识海中闪过一道闪电。

  

    不对劲。

    既然代行者早已离去,为什么这里没有一个感染体因其强大的力量追随他而去?在这个帕弥什浓度适中的区域,为什么这里没有一个感染体游荡,甚至连病毒浓度都归于正常?


     库洛姆迈出的脚步顿了顿,连握住的圣艾尔摩都被发出的闪光电流所围绕。


    ——毒蛇最擅长制造安全的假象。


    他仿佛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嗤笑。

 

    身后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数条锁链在地上向库洛姆的方向延伸,到达一定的距离后,如同捕猎的毒蛇般弹跳向猎物,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毒蛇其实从未离开,他等待着猎物以为安全的探头。


    “铛!”库洛姆当即转身,用手中的圣艾尔摩斩断了即将碰到他的铁链。


    一道风在身边划过。


    “突击鹰小队队长真是敏锐,我很是欣赏。”


    冯·内古特。


    ——毒蛇总是在暗处隐藏。


    库洛姆借助挥舞圣艾尔摩的惯性,将武器的攻击方向转向后方,用尽全力的扫了下去。


    身后之人不见踪影。

    库洛姆瞳孔猛然放大,黑色的身影伴随着红光瞬移在他的身后。

    “可惜在绝对力量前,还是无力回天。”

    后颈骤然一痛,麻痹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是帕弥什入侵机体的表现。


    ——再一击毙命。


    机体已不受控制,无力的向前倾去,眼前的世界变得虚无缥缈,最后坠入昏沉无边的黑暗。


    冯·内古特接住了倒下的库洛姆,拥入自己的怀中。

    泛着银光的锁链顺着库洛姆的腿攀爬,紧紧锁住大腿根部,又缠住了柔软的腰肢,使其显得更加纤细。

    因伤口遍布循环液流失过度,库洛姆的脸显得苍白,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病弱,令人不由得起怜爱之心。

    在轻柔的月光之下,冯·内古特牵起库洛姆的手轻轻一吻他的指尖,又贪婪的舔舐干净手背上的循环液。将头埋进白嫩的颈窝,在脖颈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这是独属于毒蛇的标记时刻。


****

    首先冯老板原谅我把你这么理智的人写得这么变态!

    锁链暗喻的是冯的欲望(所以代表着冯对库有欲望?),毒蛇暗喻冯,破折号后面的内容可以说是暗喻这场恶趣味狩猎的进展

    第一次写文真的好别扭哈哈哈。

    欢迎指出我的问题。